仓姑仓姑,干了这杯浮生茶

2017-10-20 11:43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江昭和

摘要:仓姑寺不是一间寺庙,而是一家茶馆。我还在大街小巷里兜兜转转,渴望寻觅一丝属于寺庙的烟香,结果路锋一转,赫然落在眼前的,不过是一家平凡普通的民居,虽然顶上的招牌是醒目的——「仓姑寺茶馆」。 ...



仓姑寺不是一间寺庙,而是一家茶馆。

我还在大街小巷里兜兜转转,渴望寻觅一丝属于寺庙的烟香,结果路锋一转,赫然落在眼前的,不过是一家平凡普通的民居,虽然顶上的招牌是醒目的——「仓姑寺茶馆」。

茶馆里的布局,是紧凑而逼仄的,坐在房间里的客人,有本地的藏民,也有异乡的游客,他们自由散漫地用手取食,虽然不见得是亲朋好友,但是毫不介意地围成一团,像在享受着一顿活色生香的团圆饭。

店里应付大小事宜的人,无一例外都是剃光头发的女尼,我想是不是就是别人说的「觉姆」,到此刻我才有些明白,为何这个看似寻常的茶馆,被叫做「寺」,而前面,又被冠之以「仓姑」。

迎着光亮,上了令人忐忑的阶梯,找到一个位置坐下,一股茫茫的红尘气息扑面而来,让我这个平时更乐意枯坐在家里,自得其乐读一本书的人瞬间感觉有些突兀,但也即刻心生欢喜和释然。

我从来不是厌弃红尘,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以为,没有红尘,我就寸步难行。



小小的茶馆,五脏俱全,捧场的人客也是络绎不绝,可见在此地,它的名声是不赖的。

既然是茶馆,当然要点一磅茶,坐在屋子的一隅,静静地听着南腔北调。

有南边口音的年轻女子在絮絮讲述着她的纳木措湖之行,并叨叨着她旅行装备没能如约而来的烦恼;有默默无言的眼镜男士,独自一人,聚精会神地望着某处,然而散发着一种疏离和寂寞,我在想,他可能是做IT行业的,不知为何,就是一种奇奇怪怪的直觉;更多的,是本地的藏族人,而且年龄老大,谈兴甚浓,只是我不明白罢了,不过想来,也逃不脱家长里短,儿女婚配,身体状况。

想来也只有到得人生的这个境界,才可能堂而皇之地虚掷一下午的光阴,不骄不躁地相对饮茶,如此看来,我已经是异数了。

可惜没有去过北京的茶馆,只读过老舍的戏剧,所以不能妄自评价,然而那种风风火火,闹闹腾腾,想来是一般的,不过各有各的道理,各有各的方圆。

《茶馆》里,茶客和茶客可以是互不相识的,各夸其谈,各说人非,然而话题一旦重合,或者勾连,瞬间莫怪,陌生人也变为新朋友,就是这般容易顺遂,就是这般坦坦荡荡,也可以是有过交集的,礼貌寒暄一番,三杯两盏清茶,即刻打成一片,你方唱罢我登场,不是大观园,胜似大观园,一言一语,一招一式之间,人情世故,市井风情,参差显现,俨然是凝缩的微型社会。



然而仓姑寺茶馆里的人,大多是各说各话,互有边际,不相掺和,各自有各自的边界,各自有各自的因果,各自有各自的持守,各自有各自的戒备,似乎更具现代文明气质,却也少了一些泼辣招摇的好。

他们只是如火如荼地说,我也只是如火如荼地默默看着,虔诚听着,像等待蝴蝶落网的蜘蛛,等待一些电光石火的动人瞬间落入我的觉知里面,当然,也不忘如火如荼地一杯一杯地饮着甜茶。

坐在我前面桌位的老婆婆,对着她的朋友展示一枚松动的牙齿,明明是一个人老来的磕绊烦恼,但我居然感到一丝天真趣致的可爱。

如果活得足够久,等到七老八十,白发萧萧,牙齿零星,还要用花绳绑在额头上,还要穿绣着海棠或者白檀的衣裳,约上同样迟暮之年的老友,颤颤巍巍地坐下来,喝两磅芬芳清甜的茶。

再也没力气谈年轻时候的风光骄傲,只是尴尴尬尬地谈家里的短短长长,或者把自己的三病六痛一一摊开,才不管对方是不是觉得唐突,都是黄昏年月人,应该有那一丝惺惺相惜的好。

人和人之间,贵在相知。我脸上的皱纹,你空落的牙床,寸寸都有共鸣,不必迂回蜿蜒了,那是年轻人的情调。

年龄让人和人之间的差距,无论是容颜还是思想,都尽其所能地缩小,毕竟,奥黛丽赫本那样的尤物,是百年难得一见的。



一群人,坐着坐着就散了,一句话,说着说着就淡了,一杯茶,搁着搁着就凉了,一个人,走着走着就忘了。

《红楼梦》里说,「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」,真是轻如鸿毛的言语,重如泰山的悲壮,而茶馆赋予人的情感印象,也仿佛如是,所以内行的人说,品茶,即是品人生,品茶馆,也未尝不是品人生。

一场场的聚散,在此地上演,有些人打盹睡着了,有些人沉湎回忆,流泪了,有些人说得太多,疲倦了,有些人举着茶杯,忽然老了。

这是一桩桩袖珍的戏剧,在静默里轮番上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情,所以来不及顾及他人的悲喜,然而生命到头来都是苍凉的,就像袅袅茶烟,终于清淡消失了一个样。

我在这里,看着别人的戏,人生中散漫撷取的一段,看似不经意,其实未尝不能笼络大半剧情,其实也在默默经营,和回味着自己的戏。

窗外的阳光探头探脑地跋涉进来,它带不走我回忆里的暖,就仿佛,它照不亮记忆里的寒,不过那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却道天凉好个秋,那么浅浅淡淡的一句,午安,刚刚好,就当作在拉萨的,第一次下午茶,你不在,我就替你饮尽,干杯。

作者:江昭和
链接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169397ad1f56
來源:简书

关注第一茶叶网微信公众号
(责任编辑:范康玥)

特别申明: ① 本网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《第一茶叶网》和原始作者,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(非第一茶叶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好茶推荐

展会活动

活跃茶人

每日推荐

每周热点

  1. 1关于秋茶,你了解多少?怎样区分春茶,秋
  2. 2华巨臣第6届青岛茶博会盛大开幕
  3. 3厦门举办国际茶博会 茶脉传承飘香两岸
  4. 4武夷山市开展“一带一路”茶文化国际交流
  5. 5这10条真相,颠覆你对茶叶的认知!
  6. 6中国普洱茶第一县上演“茶王”争霸赛 吸
  7. 78款普洱茶黄曲霉毒素检测:太便宜莫买 老
  8. 8宁波:出口企业应警惕输欧茶叶蒽醌超标
  9. 9昆明茶叶行业协会倡议打造健康、诚信普洱
  10. 10国际茶业大会将办 中西部茶叶出口走向前

茶叶要闻

图片新闻

关于我们 广告说明 公司动态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权保护 友情链接 专家顾问 法律顾问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